Hi:欢迎来到有关双色球的算法研究

全部学科分类


主页 > 免费论文 > 历史论文 > 史学理论 >

霍布斯鲍姆关于历史和有关问题的审视及评价

作者:admin2014-11-17 11:05阅读:文章来源:未知

      《史学家—历史神话的终结者》是了解埃里克·霍布斯鲍姆史学思想的一部重要著作。认真研讨《史学家—历史神话的终结者》,从中审视埃里克·霍布斯鲍姆关于历史和有关问题的思考,是读懂埃里克·霍布斯鲍姆的前提和基础。

  1关于计量史学

  计量分析本是第三代年鉴学派倡导的一个新史学研究方法。罗伯特·福格尔和道格拉斯·诺斯用这种方式去研究经济史,并获得199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这个饱含革命性因素的方法有着广泛而又深远的影响,然而即便在它盛行之际,西方史学领域也曾掀起过对它的挑战。书中前半部分论文集中了对它的评价,霍布斯鲍姆的态度基本是批判的。他认为计量史学有着严重的缺陷,主要集中在:作为一种向后反推的理论,计量史学与历史发展大问题关系薄弱,且往往把现实因素强套于已设计好的模型中,会造成对整个形势的歪曲;资料通常无法达到高精确度要求,于是大量虚构假设的不可靠的资料权合到目的中;最致命的缺陷是它从模型到资料的论述问题方式,无法越出它那与历史无关的理论和具体模型。计量史学只能对以其他方法撰写的历史进行修正和批判,它自己并未提出见解,也无法关注那些不能注入计算模型的因素。这是霍布斯鲍姆透视计量史学偏狭之处的独特洞见。同时,霍布斯鲍姆也肯定了罗伯特·福格尔等人的灵活创新和计量史学作出的一些贡献,也乐于接受他们的“反事实假设”方法。但他并未言及计量方法在历史研究中的位置,只是“不拒绝适用于任何历史部分的统计”,史学家可以“有选择地使用统计数据”。这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使用计量法,一是应有非问题资料,二是应一反计量史学传统方式,倒过来从资料到模型,即有意识地用统计的方法来发现问题,这往往能开辟“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新境地。计算西汉丞相的出身,便可在“布衣丞相的王朝”结果上去做新的探索;统计清朝所有武状元的籍贯,就可推测和研究清代福建的尚武习气。但在史学中,计量法作为经济学中的“他山之石”,应用范围有限,只能是一种辅助法。

  2关于后现代主义

  后现代主义影响了整个人文科学。霍布斯鲍姆是极力否定后现代主义的,书中有两篇文章涉及这个问题。一篇是《森林中的后现代主义》,系对普赖斯《阿拉比的世界》的书评。霍布斯鲍姆批评普赖斯使用某些“后现代主义”色彩的研究方法旨在迎合读者的时尚口味,这不仅束缚了他本人,也使人们对重大课题的解读变得复杂。他阐述了普赖斯著作中后现代主义“文化模糊性”的危害,认为是“对客观知识或统一解释的可能性的质疑”、“对研究合理性的质疑”,近年来撼动并削弱了历史学。在另一文《认同感的历史是远远不够的》中,霍布斯鲍姆指责后现代主义对事实和虚构之问区别的质疑,它的作用之一是使虚构的历史得到了学术上的强化。针对此危险,霍布斯鲍姆提出,对史学家而言,至关重要的是捍卫自己的学科基础—证据至上。或者由于年代之限(以上两文分别发表于1990年和1994年),当时的后现代主义观念在史学家中并未像在文学、文化理论家和社会人类学中那样流行甚广,霍布斯鲍姆并未系统展开对后现代主义的评论。在史学领域,“后现代”思潮发展到今天,也并非一无是处,如研究“树叶”的历史学等等。但就其反科学、反理性及历史进步的极端思想而言,霍布斯鲍姆的批判和主张依然是捍卫历史学有力的矛和盾。目前,在众多社会科学家的反思和批判下,这些极端思潮已渐渐风光不再,颇值得注意的是,在此过程中马克思哲学的意义再次得到肯定。

  3关于马克思主义

  霍布斯鲍姆是一位马克思主义者,但态度并非崇拜,而是冷静批评基础上的吸纳和扬弃,并提出了一些独到见解。书中的两篇文章《历史学家从马克思那里学到了什么》、《马克思和历史学》,深刻阐述了马克思主义与历史学之问的关系。霍布斯鲍姆首先划清了庸俗马克思主义与真正马克思主义的界限,他列举了7条内容(如“用纯经济观来解释历史”、“基础和上层建筑模式的滥用”、“阶级斗争观点简单化”、“对规律和必然性的误解”等等)说明庸俗马克思主义顶多只是对马克思历史观的寻章摘句,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某些论点根本不代表马克思的观点。霍布斯鲍姆认为马克思对历史学家的影响,主要在于唯物史观及其他所勾画的社会发展总体形态。他指出马克思的模式并非放之四海皆准的,尤其它必须经得起一般历史标准的验证,应抛弃以不确切的和错误的证据为立论基础的部分,如对东方社会的一些论述。但他反对对马克思作过分苛责,因为马克思只能利用到他那个时代所能及的资料和学术基点。尽管如此,唯物史观仍是唯一系统解释人类历史整个过程的理论,并且为近代学术研究开创了最有成就的起点。他特别赞扬了“生产方式”、“阶级斗争”概念在解释历史中的价值,也肯定了人类创造自身历史的观点。但有一点值得探讨,在谈及物质与意识关系时他提出了自己的质疑,他实际上默认了他举的第二种反对意见:同样的物质基础却有不同的方式构建上层建筑,可以说世界上人的观念决定了存在,至少与后者决定前者一样重要。霍布斯鲍姆的“决定”与马克思所述的“决定”显然不是一个范畴,前者属历史意义,后者则属哲学范畴。

  谈到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历史学,霍布斯鲍姆强调应把马克思作为研究的起点,而非终点,使用他的研究方法而非评论他的原文。马克思历史学的多元性有自身的缺陷,这使得它不可能从其他历史思想和研究中孤立出来。这些都反映出霍布斯鲍姆积极的发展的历史眼光,也是他多年的经验,应该成为当代学者的一个极具建设性的指导。

  4叙述史学的复兴和野蛮状况的蔓延

  前者系作者与同行劳伦斯·斯通在《过去与现在》杂志上的一次争论。斯通相信“问‘为什么’的历史学,归纳性的历史学”正在衰落,叙述史学正在复兴。霍布斯鲍姆分析指出,虽然叙述史学已不再受包括一些史学前驱在内的学者的拒斥和攻击,但斯通所考查的史学少数派实质上并未转向叙述史学,仍然对“为什么”的大问题感兴趣,对他们的带有叙述意味的著作而言,用叙述的方式再现过去,并非其目的,而是用来阐明某些更广阔问题的手段,这些问题远远超出某种特定故事及其特征。这种新史学风尚只是对社会—经济结构和趋势分析的补充而非替代。或许可以从霍布斯鲍姆的分析中作这样一个结论:“问为什么的归纳性历史学依然是主流,叙述史学仅处于一个补充位置。”但后者毕竟使史学研究以易为接受的叙述形式走向大众,这应被视为叙述史学的一个贡献。讲到野蛮状况,霍布斯鲍姆认为,武力、暴力、酷刑等野蛮形式在20世纪大部分时间里一直处于回升趋势,并正在继续,它削弱了文明规范,破坏了文明标准,并把这种现象归因于战争、冷战阴云背景的影响。当然,他的这种解释无懈可击的合理。但是否可以进一步说,野蛮实际上源于传统根深蒂固的信仰观念(如库尔德人中的枪支哨卡文化)并被视作一个手段,但文明也在发展进步,并未因野蛮的蔓延而式微,只是它对其没有强制约束力。

  埃里克·霍布斯鲍姆在《史学家—历史神话的终结者》还有关于历史对社会科学价值的探讨、有关历史观的内容和“史学家的思考”等,还需要我们认真研读并准确把握。

最近相关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初等教育]激励性语言在小学语文教学中的运用
新课程改革实施以来,课堂评价的重要性越来越被我们广泛认可,特别是评价中的激励性语言对于维护并促进学生的自尊心、...[全文]
[教育理论]高职学生学习心理与学习行为研究浅析
高职院校思想政治理论课肩负着对学生开展全而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重担,同时还是对高职学生实施思想政治教育的主要...[全文]
[医学]脑卒中后足内翻的康复治疗进展研究
脑卒中是目前人类疾病三大死亡原因之一。随着医学的发展,脑卒中患者的生存率在不断增加的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全文]
[互联网技术]浅谈云数据中心网络虚拟技术在企业中的应用
1企业云数据中心 通过多层次IT基础架构,企业可以建立起所谓的企业云,将原有的企业传统IT基础设施进行充分的整合,形成...[全文]
[计算机硬件]影响计算机硬件系统故障的因素
随着科学技术和经济的快速发展,人们的生活已经越来越多的离不开互联网,作为互联网载体的计算机,已经成为人们办公和...[全文]
[汽车工业]电动汽车高压部件耦合衰减的测试方法分析
引言 电动汽车的电器系统,不但包括传统燃油车的低压部件,还包括动力电池、驱动电机及控制器、DC-DC等高压部件。相对来...[全文]
[环境科学]土壤动物对土壤污染有什么降解作用
土壤动物是指有些动物它的一生或者生命的一段时间是在土壤中度过的,并且它的土壤生活会对土壤产生一定的影响。土壤动...[全文]
[环境科学]地质统计学在环境科学领域的应用进展分析
0 引言 地质统计学,近年来又被称为空间信息统计学,是数学地质领域中一门发展迅速且有着广泛应用前景的新兴学科。它以区...[全文]